中国“非市场经济地位”的弊端及对策

2019-12-25 10:18:43 石嘴山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中国“非市场经济地位”的弊端及对策

中国“非市场经济地位”的弊端及对策

发布时间:2018-11-28 13:00:58 已有: 人阅读

2004年4月14日,新西兰第一个承认我国市场经济地位,一个月之后,新加坡也正式承认了我国的市场经济地位。5月30日,马来西亚又发表声明承认我国的市场经济地位。6月3日美国商务部就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举行听证会,我国派代表团参加。6月28日欧盟也就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作出初步评估,拒绝给予我国市场经济地位。一时间,市场经济地位成为我国对外经济交往甚或外交的头等大事。

“市场经济地位”为何如此重要,这可从近期中国企业的产品定价不被认可为市场定价中看出。最著名的例子就是,美国市场全力阻击中国彩电的出口。

在市场经济环境中,一个企业的生产成本和价格是市场竞争的结果。而在非市场经济环境中,一个企业的生产成本和价格不是根据市场竞争确定的,往往不真实,不可信。因此,要判断非市场经济企业的生产成本和价格,就需要从条件相类似的市场经济国家的企业的成本和价格来进行推断。这种方法,从逻辑上讲是合理的,但是,在具体运作时却往往被人为操纵和利用。简单地讲,非市场经济的危害主要来源于这样两个随意性:

首先是对非市场经济地位的认定的随意性———由谁认定、以什么标准认定都没有规则可寻、也没有透明性可言。世贸组织的规则实际上没有专门针对非市场经济的条款。因此,根据申请加入的程序以及世贸组织的决策机制,这种认定往往由一些世贸组织主要缔约方或成员操纵,成为限制申请方的一种手段。即便是世贸组织成员之间的非市场经济标准也往往表现出很大不同,几乎是一个国家一个版本。这种情况对于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非市场经济状况的国家非常不利。

其次,在非市场经济地位被认定的情况下,在贸易纠纷,譬如确定反倾销和反补贴的贸易摩擦中,选择哪个国家的哪个产业或企业作为“类似的参照”标准也具有很大的随意性。在同样一种贸易争端中,两个世贸组织成员会选择两个完全不同的参照国家。如1998年欧盟对中国彩电的反倾销是以新加坡作为参照的,2004年美国对中国彩电的反倾销则是采用印度作为参照。

1.容易被其他国家进行反倾销起诉。据我国商务部统计,自1979年8月欧共体对我国的出口产品首次反倾销以来,到2003年6月30日,已有33个国家和地区对我国出口产品发起反倾销调查518起,影响出口额200亿美元。

2.容易被抬高反倾销的幅度。在同一起国际反倾销起诉中,我国企业往往是被征收反倾销税率最高的企业。譬如,美国对中国和马来西亚彩电企业的反倾销起诉中,马来西亚企业中途获得解放,而我国企业在2004年5月美国最终裁决中,最高的反倾销幅度高达78%。

3.在这种安排下,我国企业要付出高昂的代价。在每次反倾销调查中,我国企业不仅要积极应诉,准备各种材料,而且还要向各国政府相关部门论证我们的“市场化”改革成果和进程。初步估算,单是国内企业每年用在这种应诉上的费用就高达数亿,甚至几十亿人民币。

非市场经济地位已经成为我国对外贸易的拦路虎。如果放任这种态势发展,那么,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出口产品和企业遭受危害,如遭受反倾销、反补贴和特定产品保障机制的打击。而且,在入世协定中,给我国企业和产业留下的应对余地很小———只能通过单个企业自己的应诉来证明自己的生产环境和条件符合市场经济,从而获得企业意义上的“市场经济地位”。如果每个企业都从事这种“证明”过程,我们势必要花费大量的外汇。

因此,我们只能积极谋求市场经济地位。但是,我们的选择也非常有限:第一,取消入世协定中几个界定我国“非市场经济”地位的条款,从而获得市场经济地位。但是,一个国家在世贸组织中作出的承诺是很难被修改的。如果确实需要改变或取消承诺,分不同情况,需要多数世贸组织成员投票表决同意之后才可以生效。就我国谋求市场经济地位的努力来讲,撇开具体的谈判内容不说,单单这种谈判的过程和复杂性就是一个非常重的负担。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不亚于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谈判。第二,如果已经作出的承诺不能取消,那么,我们只能努力满足和实现所谓的“市场经济”;通过限制或约束其他国家使用这种条款的次数和程度,来减少这些条款的危害,间接实现市场经济地位。最后,也许是最好的选择,是从上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从俄罗斯的情况来看,我们获取这种机遇的可能性很小。(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研究所宋泓)黑龙江癫痫专治医院武汉哪个医院可以看好癫痫病北京的癫痫哪家医院治疗好?武汉癫痫治疗中心